『百科-事件』绿箭侠最经典的故事:射手的追寻

 

 

我们常说超人有《红色之子》,有《全明星超人》;蝙蝠侠有《黑暗骑士归来》,有《第一年》。那么对于绿箭来说,是否有某一个故事能让读者感受到与这个角色的共鸣或者发自内心的震撼呢?或许《Green Arrow :The Archer’s Quest》是一个答案。

 

这个故事连载于绿箭V3的16期到21期,用6期时间讲述复活的奥利弗奎恩追寻过往旧物的经历,号称奠定了整个V3绿箭漫画基调的经典,在各种绿箭最佳故事的投票里往往是遥遥领先的状态,由Brad Meltzer编剧,Phil Hester作画。值得一提的是Brad Meltzer也是“身份危机”的主笔,而“身份危机“虽然称不上是绿箭主导的故事,但在绿箭的相关故事中同样是评价甚高的作品,如此看来,或许Brad Meltzer是最适合绿箭的一位编剧。

 

 

在《绿箭V2》的连载100期和101期中,读者见证了绿箭之死的故事以及新绿箭康纳霍克的崛起,于是V2版剩下剧情一直由康纳主导,直到最后。零时之后,身为视差魔的哈尔乔丹复活了知交奥利弗,于是绿箭侠的连载也迎来了V3版本。

 

在V3版本的最开始10期内容,是《Green Arrow: Quiver》,讲述刚刚复活的奥利弗魂不守舍,失去了英雄的能力和部分记忆,并陷入了一番阴谋之中,一番折腾后才回复正常,这同样是比较经典的绿箭故事,在各种评论中处于较高的地位,而The Archer’s Quest(射手的追寻)正是紧跟着Quiver最后奥利弗一切如常开始的。

 

如同故事最开始的封面一样,复活的奥利弗正是站立在自己的坟墓前(因为之前他死于飞机上的炸弹爆炸,尸骨无存,这个坟墓其实是一个衣冠冢)。

 

 

奥利弗无视身后出现的影子,发问道:“Who were there?”

 

来者正是死亡之前奥利弗最后见过的面孔:超人。

 

 

正如之前表现的那样,奥利弗并不惊讶。

 

他重申了自己的问题:“告诉我,谁参加了我的葬礼。”

 

克拉克回忆了几个人,但很快被奥利弗打断:”你有照相吗?“

 

 

否认的克拉克说谎了,作为老朋友的奥利弗一眼就看了出来(心中旁白是:克拉克总是个差劲的骗子,他天生就不会这个)。

 

最后无奈的克拉克把葬礼当日的照片交给了奥利弗。

 

奥利弗看着当日葬礼上的照片,心中百感交集,参加葬礼的人中有自己的爱人、家人、战友、故交,甚至有耳闻却没会过面见过的人物,他询问了蝙蝠侠是否在场,克拉克说虽然在照片中没有出现,但他看到布鲁斯也前往告别。

 

 

 

这时在右下角最后一张照片中,奥利弗见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物。这个人超人也并没见过,他提出是不是绿箭当初公司的雇员,但很快就否定了,相顾无言,于是超人借故离去,这一段的对话颇有趣,超人的超级听力能够感知世间万事,奥利弗说”有时候你相当古怪“,二人话别,旁白是”有些事从未改变“,算是温暖人心的开场。

 

这里对故事的结尾有所照应,有些事从未改变,有些事却需要改变。

 

 

入夜后回到住所的奥利弗偷偷取来了黑金丝雀的通讯器,这是猛禽小队内部人员之间的通讯装置,接通后另一边是化身先知的芭芭拉戈登。这里的对白也颇有味道,表现了奥利弗一个中年旧派人士对新科技的不适应,以及性格中的一丝笨拙,相当可爱。

 

奥利弗希望芭芭拉为他找出照片中的人究竟是谁,于是先知让奥利弗把照片贴在窗口,由卫星将此人扫描过去,同时芭芭拉询问:“这对你很重要吗?”奥利弗果断承认:“这绝非玩笑。”芭芭拉承诺道:“我会尽快查出这人的身份”。

 

 

下面一页表现了奥利弗心中的急躁,在得到先知的消息之前他不停在街道上行侠仗义,处理各种问题,心中的旁白是无数个”nothing“,直到先知来电,这才改成了满意。

 

芭芭拉告诉奥利弗,那个人名字叫做托马斯・布雷克,是代号”Catman“的罪犯,这里奥利弗本来在磨砺箭头,闻言手里一抖,伤了自己,可见心中惊惶。

 

芭芭拉还有些迷糊,奥利弗解释道:“如果一个罪犯出现在我的葬礼上,那么他已见过所有人,我的爱人黛娜,我的家人罗伊、康纳,包括超人、蝙蝠侠他们每一个人的秘密身份,包括苏、卡罗尔这样的英雄家人,你知道这有多么可怕吗?”这里要注意的是Sue已经被编剧提到了,Brad比较关注这个角色,或许从这里起就对后面身份危机的故事有了构思。经过奥利弗的提醒,芭芭拉也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但是她无法查到catman的信息,因为加入了自杀小队的catman被阿曼达沃勒将信息隐藏了起来。

 

这里芭芭拉说“这是阿曼达・沃勒等级的大事件”,奥利弗则说“或许是克拉克・肯特等级的大事件”,芭芭拉认为阿曼达不好惹,而奥利弗则特地提出克拉克而不是超人来说明英雄们的秘密分身可能泄露是更不好惹的事情。但同时他也表示“我能解决这件事。”拒绝了芭芭拉的帮助。

 

三小时后,有客来访,正是当时的武库罗伊,奥利弗的养子,未来的红箭。

 

 

父子俩自从当年罗伊吸毒而决裂后关系一直有些紧张,尽管经过很多努力去修复,再见面时总也有些别扭。不过罗伊带来了好消息,奥利弗委托他寻找Catman的消息,罗伊不仅找到了布雷克的住所,更自告奋勇一同前往。

 

 

于是就有了下面这张父子出更的图片,背景图更是意义深刻:“你相信朋友吗?”

 

 

在加利福尼亚两人潜入catman的住所,罗伊还吐槽了”猫人“家里养了一群狗。两人被Catman发现,三人短暂过招,红绿双箭同时出手,有趣的是绿箭伤人而红箭制人,父子俩互相调侃对方射偏了。

 

 

奥利弗审讯Catman,询问为何他会出现在自己的葬礼上,抵不过折磨的Catman交出了一封葬礼邀请函,上面的签名正是奥利弗亲自书写,并且说:“他……他说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奥利弗不能理解,说道:“我不相信……”罗伊则更是一头雾水:“他是谁?”

 

就在此时,那个”他“登场了:Shade,阴影先生。

 

 

罗伊立刻将弓箭指向了他。但无视罗伊“不许动”的警告,Shade一边说着:“把你的玩具放下吧,哈伯先生。”一边轻轻动手毁掉了罗伊的箭。

 

 

而奥利弗目睹一切却没有动作,更是默认了和Shade是友非敌,在罗伊的不解中与Shade争辩起来,似乎两人间有什么秘密交易。

 

两人争辩的主题是为何Shade要派Catman去自己的葬礼,奥利弗似乎希望Shade亲自前往,而Shade则表示正义联盟的英雄在场,自己没办法出席,他信任Catman正如奥利弗信任自己,Catman卸下装扮后便可以方便的前往葬礼,这更容易。

最后在罗伊的执意询问下,奥利弗道出了背后的原因。

 

此处Shade称罗伊为“boy”,罗伊大为反感,其实这个故事是关于内心的改变,包括奥利弗在这时心中也时刻将罗伊认为是“boy”而不是“man”,随着故事的进行才渐渐改观。

 

 

之后就是一段回忆:在过往的情节中二代闪电侠巴里・艾伦和绿灯侠哈尔・乔丹先后死去,这两人与绿箭奥利弗是极好的朋友,如果细分的话,哈尔与奥利弗和巴里都是过命的交情,而巴里和奥利的感情就稍弱一些。当年巴里第一个死去,旁白是“巴里去世时,我们都失去了一个朋友,但哈尔失去了一个兄弟。”当时由哈尔提议,两个人共同收集巴里的遗物,不仅为了纪念,更为了保护他的秘密身份。但毕竟两个人不是闪电侠的速度,6个月后,在他们没来得及处理好一切时,闪电侠纪念馆建成开放了,全世界都知道了巴里艾伦是闪电侠的事实,许多不好的东西伴随着好的东西一起浮现出来。作为深深了解挚交的两人都认为这是过世的巴里不希望看到的。

 

 

接下来就是海滨城被毁,哈尔化身视差,凯尔接任后与哈尔大战,并由绿箭奥利弗射穿了哈尔的胸口。

 

这次与巴里过世时的慌乱不同,在哈尔被认定死亡后,奥利弗开始独自执行两人当年一早定下的诺言。

 

 

罗伊在了解了奥利弗叙说的往事后,明白了之所以出现如今的情况,正是因为Shade是奥利弗所委托的,在绿箭死亡后清理善后工作的人选。但罗伊不解的是,为什么是Shade?实际上连Shade自己都不大明白为何奥利弗要找上自己,因为虽然Shade的立场善恶暧昧,却实实在在做过许多违法犯罪的事情。罗伊质问奥利弗:“为什么不来请求我?哪怕去求蝙蝠侠做这件事?”

 

奥利弗揭示道:“蝙蝠侠早晚会死的,虽然这很残酷,但我们早晚都会死,如果你要找人为你服务,那么你总是要找一个不朽之人。”

 

 

之后罗伊与Shade又起了争吵,奥利弗接过话头,威胁Shade道:“如果你敢把我的家人朋友牵扯进来……”Shade道:“放心奥利弗,你的家人很好,不需要你操心。”

 

一切平静后,奥利弗询问Shade他的善后工作结果如何,Shade说绝大多数东西都依照奥利弗的要求处理好了,只有cave和car没有解决,那却是最紧要的两件事情,Shade表示自己已尽力而为,余下的是真没办法做到了。

 

于是奥利弗和罗伊离开Catman 的住所,开始自己寻找剩下的东西。

 

 

两人首先(注意是首先)来到奥利弗的旧宅,此时已经破落不堪,这里被称作arrow cave,在对话中表明这个称呼最早由还是罗宾的迪克提出(迪克和罗伊是极好的朋友,应该是从小玩耍时迪克仿造蝙蝠洞的名称来命名arrow cave 的),在这里两人度过了美好的旧年华,于是为了怀念过去,两个人都起了童心,试着像过去那样通过互射弓箭练习玩耍。

 

 

箭矢的结果是两个人的箭头没有如当年那样互相撞击,而是奔向对方,显然罗伊不再是13岁的孩子,两个人依照过去经验条件反射的射击都失准了,岁月留下的痕迹不言自明。

 

 

 

接下来就在两个人要去取走第一件东西时,罗伊忽然被袭,所罗门格蓝迪冒了出来。

 

 

罗伊一上来就被打晕了过去,只剩下奥利弗独战强敌。然而在弓被折断,箭也毁坏的情况下,奥利弗凭着坚强的意志力,究竟是击败了格蓝迪。这里要注意有个台词是“我比平时还更努力”,这也是一个伏笔。

 

 

 

最终奥利弗取回了第一件物品,在他第一次加入正义联盟时被赠予的一封文件。

 

 

取回第一件物品后,两个人接下来马不停蹄,潜入KORD,那里有一个通往瞭望塔的传送装置,奥利弗孤身上塔,与第二任地球绿灯侠凯尔・雷纳交流。

 

当时凯尔一直认为自己活在伟大的绿灯侠哈尔乔丹的阴影下,包括绿箭在内,大家对自己都不舒服。在这里奥利弗对他说:“我没要求你成为哈尔乔丹。”凯尔则说:“每个人都这么讲,却没有人这么想。”奥利弗又说:“我不确定你听懂我的话了,对我来说这(指凯尔继承绿灯)就像有人用万圣节戏服打扮成我死去朋友的样子走进我的房间,就这么简单。”

 

一番敞开心结的谈话后两人关系进了一步,凯尔对奥利弗的称呼也从原来的“奎恩先生”改为“奥利”。

 

之后在凯尔凭窗遥望时,奥利弗走进瞭望塔的内室,伴随着一声:“谢谢琼恩(火星猎人),改日再见。”奥利弗走出来并离开了瞭望塔。很快凯尔从琼恩处发现奥利弗根本就没和他谈过话,方才潜入内室的奥利弗取走了一件事物,凯尔不由得好气又好笑。

 

 

那是奥利弗的特种箭头之一,一根钻石箭,在绿箭第一天加入正义联盟时制造的。

 

罗伊很快就明白奥利弗想要做什么,但在这之前,还有几件东西需要找出来。

 

接下来他们去了闪电侠纪念馆,在门口,奥利弗被三代闪电侠沃利・韦斯特拦下,原来凯尔已经将奥利弗从瞭望塔上偷走纪念品的事情告知了沃利,沃利不允许奥利弗再偷走巴里的东西。

 

 

奥利弗既无法突破沃利,也根本就没打算过动手,他拖延了时间,分散了沃利的精力,由罗伊悄悄潜入纪念馆,拿出了一枚闪电侠用来放制服的戒指。

 

实际上这枚戒指中存放的是一套绿箭制服,由当年巴里亲自为奥利弗制作,是两人友谊的证明。

 

 

接下来奥利弗和罗伊去寻找最后一件事物,在一个废弃的垃圾场,两个人找到了”苦旅英雄”时期奥利弗和哈尔的座驾。

 

 

奥利弗看着这辆车,怀念着过去的挚友,激动得几乎不能自已。

 

 

 

但是在激动之余,奥利弗还是偷偷从车中取出了要找的事物,虽然他告诉罗伊自己要找的是车,其实真正目的却是车中存放的一件事物:绿灯戒。

 

 

 

就像超人将一枚氪石戒指送给蝙蝠侠,以防自己某天失控时最好的朋友能够制止自己;当年的哈尔乔丹也存放了一枚绿灯戒指,并将位置告知奥利。

 

 

在经历了前面5期故事的追寻后,奥利弗将所有需要找到的事物补全,放在一起。

 

 

首先,奥利弗将闪电戒指和钻石箭毁坏,制作成了一枚钻戒——准备向黑金丝雀求婚。但在最后时刻,却还是退缩了,他的求婚成功还要留待日后。

 

 

 

接下来是与罗伊告别的时刻了,在父子两人经历一番追寻后,奥利弗真正认识到了罗伊的成长,将以成人的眼光来审视自己的养子。

 

奥利弗:“罗伊・哈伯,你是一个好父亲。”罗伊:“你也一样,奥利。”

 

 

最后奥利弗去见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二代绿箭侠康纳・霍克。

 

康纳和奥利的独处时间并不长久,在他刚刚揭示自己是奥利弗儿子不久,奥利弗就在大都会上空身亡,父子俩的交流并不算多。

 

康纳向奥利弗表达了自己对他的亲情,以及自幼不知身世时就开始的绿箭崇拜。这里两人又一次提到罗伊,罗伊在这对父子间用了很多心思增进他们的感情,奥利弗很感动,同时愈发承认罗伊的成长。

 

 

之后在告别时康纳对奥利弗说:“爸爸,我知道你这个年纪的人突然多出一个这么大的儿子是件很难接受的事情,我只是很高兴你找到了我。”

 

奥利在回答了一句:“相信我孩子,我非常高兴。”后离开了房间,但在房间外他悄然落泪。

 

 

这之后揭示了奥利弗一个极大的黑历史,却也大大提升了此故事的内涵。回到自己的住所后,奥利弗内心旁白:“当罗伊问我为什么我们首先要去故居寻找旧物时,我告诉他我们从最容易的找起。我说谎了。当你要寻找一些私人物品时,你永远不会从最容易的找起——你从最重要的开始。”

 

他撕开了旧居中找到的文件,文件的夹层中是一张照片。那是康纳出生的第一天,奥利弗和还是婴儿的康纳间的合照。原来他早就知道自己有一个儿子,却还是抛弃康纳离去(这里要说的是当年的奥利弗还没有后来的荒岛故事,同时他一直认为康纳的母亲在利用孩子求财)。

 

 

 

奥利弗心中为此充满了愧疚,他从未告诉任何人他知道自己有儿子,包括最好的朋友哈尔・乔丹,这也是他最大最怕的秘密——“哈尔曾笑话我没有什么宿敌,这是因为我最大的敌人从来都是我自己。即使我脱下了面具,我还是戴着另一层伪装。”

 

 

 

奥利弗再一次写起了给那个秘密处理身后事之人的遗言:“亲爱的Shade,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已经死了,又一次的死了,当你读到这封信时,你终将明了为何我执意销毁旧物。即便身处知交之间,人却仍需保有隐私,尤其是时机不对时。这些是我牵挂之物,我从未想过将其与他人分享,但是如今,请将你在这里所见的每一件事物交给康纳,我的儿子,并告诉他我的故事。我知道我理当亲自告诉他这一切,但……不是现在,不是这个一切欣欣向荣的时刻。就像我说的,你不能改变你是谁,尤其你是个从不会改变自己的人。请妥善保管这些东西,所有的东西。你的朋友:奥利弗。”

 

 

但是在最后,奥利弗将Shade从信封上划去,改成了罗伊,并将和哈尔最重要的卡车交给了罗伊继承。故事最后,奥利弗和康纳一同离去,父子俩的亲密相处才刚刚开始,过去的事情暂时隐没于阴影中,留待日后。

 

 

这篇漫画的介绍至此完毕,其实通篇节奏特别合理,布局极秒,第一期稍稍引入悬念,第二期交待背景,第三期格蓝迪出来闹闹让读者不觉无聊,四、五期让闪电、绿灯等人气英雄登场并照应经典漫画情节,最后在第六期彻底升华,把所有寻找事物的内容串联在一块,承上启下,确实称得上是奠定基调的佳作。

 

至于故事的情怀这里用中国古人的诗来说,所谓草草眷徂物,契契矜岁殚。楚艳起行戚,吴趋绝归欢。修带缓旧裳,素鬓改朱颜。晚暮悲独坐,鸣鶗歇春兰。借咏物而伤流年,有些感情总是人类通用,不必分国界和年代的。

 

 

推荐

10 回应

  1. Dwight说道:

    写的真好,很荣幸发现这个站

  2. Marty说道:

    写得真棒

  3. Element说道:

    莫名有一丝温情,对这个绿箭侠的故事很喜欢[/强]

  4. shine说道:

    酱油,路过

  5. 蘑菇傘下沒彩虹说道:

    留个脚印~

  6. 一年又一年说道:

    我是来看评论的

  7. 洪波拍岸说道:

    抢沙发

  8. 墨尔本之歌说道:

    什么情况 火速围观、、

  9. 超爱骊驰说道:

    很是热闹啊

  10. 低调De等说道:

    火前留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