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无主之地》演员信息

 

荷兰知名健美运动员奥利维尔·里希特斯宣布加盟游戏改编电影《无主之地》,扮演游戏中的一个BOSS,强盗首领Krom。这位运动员最近才开始涉足好莱坞,但因其出色的外形,已经参演了《黑寡妇》、《王牌特工:源起》和《无主之地》这样的大制作,相信未来我们会在好莱坞频繁看到这位壮男。

 

2,“星爵”新片档期

 

亚马逊宣布《明日之战》的档期定在今年7月22日,这是由MCU星爵扮演者克里斯·帕拉特与《乐高大电影》导演克里斯·麦凯合作的科幻电影,讲述一对父子参加一场决定人类命运的未来战争。

 

PS:网络上有人自称看过初剪版,然后评价并不高……

 

3,《库伊拉》新海报

 

预告片和海报总是在同时段发布的,迪士尼的《库伊拉》刚发完预告,新海报自然也跟上了。不过比起感官很棒的预告片,这张新海报似乎就较为平淡了。

 

4,《女绿巨人》新演员

 

芮妮·戈兹贝里参演了百老汇近期大热的音乐剧《汉密尔顿》,并因此获得了托尼奖,于是这位能歌善舞的女演员又被漫威看中,将出演《女绿巨人》剧集,扮演名为阿米莉亚的角色。外界猜测这可能是女绿巨人在律师身份时的助力,阿米莉亚·霍普金斯。

 

戈兹贝里就此成为《汉密尔顿》剧组第一位加盟MCU的演员,她同组的安东尼·拉莫斯则被传闻会主演未来的《变形金刚》电影,《汉密尔顿》在百老汇非常受欢迎,评价极高,相信这个剧组未来会走出很多进入好莱坞的明星。

 

5,编剧和《正义联盟》的往事

 

《正义联盟》施奈德剪辑版的水准能否算是殿堂级还有争议,但它远强于乔斯·韦登的院线版是绝大多数人的共识。韦登版早已被钉上了耻辱柱,韦登的名气也彻底崩塌了。近日又有人站出来,给已经扑街的韦登再踩上一脚:《正义联盟》电影的编剧,曾获得奥斯卡奖的克里斯·特里奥透露,他曾要求华纳把自己的名字从院线版的编剧名单中划掉。

 

特里奥告诉《名利场》,在看过韦登版《正义联盟》后,他直接打电话给自己的律师,希望华纳在编剧栏里撤掉自己的名字,韦登对《正义联盟》的改动太大了,而且也不怎么样,特里奥不希望砸了招牌。然而当他的律师向华纳影业提出这项要求时已经太晚了,《正义联盟》已准备好院线放映,处于锁定状态,无法再为这种小改动兴师动众。

 

随后特里奥未被华纳邀请参加电影的首映礼,特里奥也决定不再公开谈论《正义联盟》,直到现在施奈德剪辑版播出后才接受相关采访。在本次采访中他还提到自己撰写的另一部DC电影《蝙蝠侠大战超人》,表示华纳在那部电影里也砍掉了大约三十分钟的剧情,这导致电影里许多角色互动生硬又突兀,几乎毁掉了人物联系,《正义联盟》只是这种糟糕情况的延续,当扎克·施奈德被换掉,一切就彻底崩溃了。

 

唔,BVS的院线版是151分钟,施奈德的终极剪辑版是183分钟,所以果然那才是剧组一开始希望的模样咯?但151分钟也是很长的时间了,甚至超过标准的好莱坞电影时长,水龙觉得导演和编剧更应该考虑如何在这段时长里把故事讲好……

 

6,Netflix获得索尼电影的独家播放权

 

在这个时代,大型电影公司都有自己的流媒体策略,华纳有,迪士尼有,派拉蒙有,环球和传奇影业都有,现在索尼也有了自己的流媒体合作伙伴,而且是世界上最大最强的那个——在经过两年的叫卖后,索尼最终将自家电影的流媒体版权出售给了流媒体第一巨头Netlifx,索尼的电影依旧会在影院放映,依旧会如期发布DVD和数字版,但在网络平台上的播放权将只属于Netflix。

 

这似乎意味着未来几年大家不会再Disney+上看到新的蜘蛛侠电影了……但至少第三部MCU蜘蛛侠我们还是看得到的:该版权协议为期五年,从2022年开始计算,因此不涉及今年内上映的《蜘蛛侠:无回之战》和《毒液2》、《超能敢死队》,但明年的《蜘蛛侠:平行宇宙2》、《暗夜博士:莫比亚斯》、《神秘海域》和《密室逃生2》都包括在协议内了。

 

过去索尼的电影从上映到网络点播要经历九个月的漫长时间,外界猜测这次Netflix很可能将时间缩短到两个月内。喔,还有一点,该协议仅限于美国本土,索尼电影的海外流媒体版权并不在Netlifx手中。

 

7,乔夫·琼斯再惹争议

 

雷·费舍尔一直以来都在指责《正义联盟》相关的三位华纳高层,除去乔斯·韦登,另两人是高管乔·博格和主编乔夫·琼斯。乔斯·韦登在费舍尔的指责外曾被《吸血鬼猎人巴菲》剧组的女演员们集体声讨,而乔夫·琼斯近日也遭遇了另一场控诉。

 

演员雷吉-让·佩吉透露自己曾为《氪星》中超人的祖父Seg-El试镜,表现良好,但乔夫·琼斯因为他是黑人而拒绝让他出演,这是种族歧视。报道此事的The Hollywood Reporter称,他们从多个渠道了解到当年《氪星》剧组十分倾向于使用多元化的演员阵容,除去让黑人出任主角Seg-El,还设计了LGBTQ类型的角色,但都被做最终把控的琼斯否决了。

 

面对这一指责,乔夫·琼斯没有亲口回应,而是通过发言人给媒体发去邮件,表示琼斯支持LGBTQ人群,并没有排斥这些角色,比如他放行了《蝙蝠女侠》的企划立项。至于超人祖父的问题,琼斯相信观众们更希望看到一位外形与亨利·卡维尔接近的Seg-El。

 

琼斯这段回应显然没让指责他的人满意。首先《超人和路易斯》被辞退的黑人女编剧纳德里亚·塔克发推表示自从琼斯试图告诉她黑人应该怎样、不应该怎样后,她就再也没和琼斯说过话了;而一直以来都坚定指责华纳与“三乔”的雷·费舍尔当然不会错过此事,他也发推表示:“乔夫·琼斯带着一个危机公关小组试图为他的歧视行为辩解,但他的借口太弱了。如果杰夫相信粉丝们希望超人的祖父长得像年轻的亨利·卡维尔,那他为什么同意佐德一家不像迈克尔·香农呢?”

 

唔,琼斯的发言中规中矩也合情合理,但费舍尔对他回应的回应也是切中要害啊!《氪星》中佐德的先辈确实和电影版的佐德将军没太大关联,所以琼斯如何解释这点呢?此事还在发酵之中,大家再继续吃瓜吧,估计费舍尔和华纳的恩怨还会持续挺长时间。

 

8,《猎魔人》衍生剧主演辞演

 

女演员朱迪·特纳-史密斯因档期冲突辞演了《猎魔人》的衍生剧《血源》,受到疫情影响,这部剧集迟迟未能开拍,特纳-史密斯不得不去拍摄英剧《安妮·博林》了,她在《血源》的角色将重新选角,那是一位前女王护卫,后来成了浪迹江湖的吟游诗人。

 

9,首位《神奇女侠》女编剧去世

 

最后是一条讣闻,上世纪四十年代首位被雇佣撰写《神奇女侠》漫画的女编剧,乔伊·胡默尔,于美国时间4月5日因病去世,享年97岁。而这位老人家生于1921年4月4日,她刚度过自己的生日。

 

1945年,还在秘书学校读书的胡默尔被神奇女侠创作者马斯顿教授选中,接替身患绝症的他担任《神奇女侠》漫画编剧。马斯顿教授曾送给胡默尔一本自己的姑姑,同样是心理学大师的玛格丽特·桑格的《女人与新种族》,希望她好好研读,通过漫画故事激励女性读者学习和进入这个世界,建立完成一切目标的自信心。

 

胡默尔创作的第一期故事是《Wonder Woman #12》,她的《神奇女侠》连载了三年七十几期,表现出色,但因为神奇女侠之前就取得了巨大成功,作为神奇女侠背后的女人,胡默尔在那个年代并未得到公众的认可,始终默默无闻,最后离开了漫画领域,结婚生子。

 

实际上业界对胡默尔的忽视几乎持续了她的一生,2014年历史学者吉尔·莱波打算写一本关于神奇女侠历史的书籍,于是他打电话给胡默尔:“您是在四十年代创作《神奇女侠》的胡默尔吗?”后来莱波回忆道:“她(胡默尔)几乎惊喜地扔掉了电话听筒,既开心又惊讶,她说自己曾告诉孙子孙女们自己写过神奇女侠的故事,但孩子们都不相信她。”

 

得益于莱波的介绍,2018年圣迭戈漫展的主办方在艾斯纳奖上授予她比尔·芬格优秀漫画创作奖的荣誉,这位女士在九十余岁高龄时终于得到了认可,相信她在离世的时候,在这一点上已有所安慰,R.I.P.

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